齐鲁青未了

有刀就有人,有人就有刀。

最后一张时代默片

现代

BGM:Closer-The Chainsmokers FT.Halsby


把你的手给我,前面的风我帮你挡。


我把喜欢的人背在背上,陡然发现空旷的背后多了几份重量。

小时候看模糊的黑白电视,电视里头昏暗的光线沙沙哑哑,英雄救了女主,给她比了个破碎的心,然后女主就陪着男主飞过千山又万水,成为另一半的心。

那时候我就觉得男孩子的背上应该扛着什么。或许是扛着一个成熟妩媚的女人或者两个明艳动人的女人。离开了家乡,看过了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。有时候像个傻瓜似的挡在那些女人或者弱小者身前,却觉得那不是英雄,而是被人笑话的热血笨蛋。

格瑞在背上,压去了大半的身...

2017-07-30

一个计划

被追忆二捅了一身刀子,想写一篇英纺和涉友。

当然啦想认真写写这两个cp。其实这两个cp还挺有意思的,都是两个地位悬殊的人。再者英纺两个人也彼此伤害过,加入了彼此敌对的组合,追忆二最后的和好真是看着非常心酸又甜蜜啊。

涉友嘛......一部分灵感来自五奇人的卡池。

友也新语音那句“我想成为偶像,从普通的印象中摆脱......”突然感觉友也真的长大了太欣慰了!

写完一篇不知道要多久......总而言之以我拙劣的文笔能写出来已经很不错了

2017-07-25

Break a sweat

Dancer帕洛斯x明星佩利


“佩利先生,请把视线投向这里”摄影师的灯光一直追随着他,或者说他让灯光一直追随,“对,对,对!好极了!”

现场气氛一片火热,这倒不如说是明星出身的佩利自带的气场。有人说他桀骜不驯,在明星圈子里定存活不了多久。只可惜佩利并没有让他们如愿,他平步青云,越发红火。甚至还有了新的野心。

“佩利先生,这个舞蹈MV您是准备扎着头发进行吗?”

佩利高高扎起的马尾几乎成了他个人独有的标志,而这次他似乎不屑一顾。手上的空罐子被抛之脑后,只见他一把扯下橡皮筋,一头放肆的长发散在身旁,勾出一副浅着深刻的身材。他的周遭还有其它男人,而他的身材却让那些男人...

2017-07-24

倒计时

完美复键失败

超级难吃,给我海狸

斑千斑无差,tag打千斑吧.......


“我曾经见过那个孩子。”

“我曾经见过他。”


——“在很遥远的地方。


“前辈。”阳光从旁门溢进来了,被彩色的玻璃切成斑斓,斑斓里他站着,站在角落前静静听着。有一双眼睛从角落里小心翼翼地探过来,三毛缟斑触碰上他的皮肤,他的嘴唇贴上了孤立无援的眼睛。

“是,前辈在这里。”

眼睛在角落里发烫。他还没告诉这双眼睛,自己即将远去了。他还没告诉这双眼睛,自己将离去多久。他甚至还没告诉这双眼睛,自己根本说不出来。

那也是很久后,眼睛才知道“前辈”早已经远去。带着战火里受过伤的人,带着战争里...

2017-07-21

我们在这里

一颗小糖。

前文:如果有来生 

当然单独看也没问题,只是那篇文的一个小小延伸。


那天我奔逃出校园,校长不屑的笑声像刺一样,一遍遍地割在广播里,让人浑身发麻。我跑过学校前宽大的马路,车子的追光一路追逐着我,我像个慌不择路的浪子一路的跑,我知道再不跑就要被紧紧扣在原地无法回头。

充斥笑语的校园终于消失在远方。

我停下,在路边的铁栅栏边停下,我看见一个同我一般疲惫的人。我看着他,他看着我。

我们都是那样不堪的人。那天,我认识了他,握住了他的手,我说我们在一起吧。

他说好。

我知道,像我们这种人只能彼此抱着取暖。然后我抱住了他,在他的身子里难过到发抖。...


2017-07-13

他人怀宝剑,我有笔如刀

当我觉得自己写得好的时候,他就真的好了,无关紧要了。

两横口苗:

小奶茶🌸🍉:

蹈海: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...
2017-07-12

如果有来生

后续:我们在这里(一颗小糖)


“我穿过 金黄的麦田
去给 稻草人唱歌
等着 落山风吹过
你从一座叫“我”的小镇经过
刚好屋顶的雪化成雨飘落
你穿着 透明的衣服
给我 一个人唱歌
全都是 我喜欢的歌”

——《如果有来生》谭维维

草,贫民窟,草,野老鼠,草——我们踏遍最嘈杂的野草。所有的野老鼠都要发疯,他们踹翻贫民窟地上尖锐流血的铁瓷块,孩子,老的弱的小的孩子都被藏在最后。卡米尔跟在最后,踉踉跄跄地路过飘着棉絮的破烂沙发。前头的孩童们转过头,齐声向枯瘦的他高呼:“快!卡米尔!我们去看日出!去看日落!去看天空啊!”

他们一个个都把自...

2017-07-10

祖玛小姐

“喂……那边的,别乱跑了!”

主持人报幕时,台上的灯光忽然集体失控,在台上忽明忽暗地闪烁着。舞台乱做一团,台下的人和台上的人都在尖叫哭喊,工作人员在跑,跳,嚷。雷德紧紧地护着笨重沉闷的吉他,他也在尖叫,在跑,在嚷,他在嚷:“我呢?我呢?我的祖玛小姐还没唱呢!”

黑暗里的人对雷德指手又画脚,有人把他的故事从头议论了一遍,也有人把他浮夸的演唱从头骂到脚趾缝里。可他是一匹四无居所的马,他和他的导师都没有家,听不得批评啦、夸奖啦。雷德身上缀满叮叮当当的银片,他越是四处乱晃,银片声就越清越。别人在暗地里叽里呱啦,

“别吵啦别吵啦!不就首破歌么!”

有人光明正大地给空气上了封条,又“撕拉”一声利落...

2017-06-12

[织安]桃源乡 02

织田作之助察觉到不安的蔓延。他开始在孤儿院和家中往复,然而不安紧衔着尾巴,在他放松时使他精神紧绷不已,仿佛有千万只小巧可人的蚁虫在肆意窥看,这一切多得那位叫坂口安吾的素未见面的男人了。织田作之助心想不行,便又去寺庙和艺伎间渴求安稳。寺里的住持为他点上两只袅袅的香,烟雾才起端儿就持不住了。唯有些弹唱的女人,方能忘了什么。

织田作之助这番痴恋温柔乡的举动招惹了不少风言风语,可织田作之助本人却满不在乎,因为他算是静下了心,忘却坂口安吾一事。女人的脂粉香虽使人生厌,但女人并不至于让他作恶。偶尔赠予一些钱财,也算是为了这群苦命的女子做了一桩善事。

日子在莺歌燕语中淡去。

一日,院里的老娘伏在厅中说...

2017-06-10
1 / 2

© 齐鲁青未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